Posts

省钱记

Image
这几天我一直在省钱度日过日子。
你们就不要追问我为何变得那么穷嘛。。
近来的支出变多了。。。在不可避免的地方花多了。

这一次就来说说省钱男孩的日常吧!
这个星期看了看钱包,只有一张五十块在里头。
银行户头里的钱也所剩无几,真的有感大事不妙。
查了下电脑,下个星期三才会出粮,怎么办才好?
这样算起来还要度过八天没钱的日子。
五十块如果要顺利度过这个星期的10餐(五天的午餐晚餐),每一餐只能花费RM5。
幸好怡保的一餐还蛮便宜的。。都是4块5块起跳。
只要好好顺利实行应该就没有问题。
周末就回金宝吃家里的就好。
至于下个星期的三天,这个周末回金宝去挖一下零钱应该也可以过关。
手头紧的时候,我觉得最有用的方法是用掉平时存下来的零钱。
如果当天的晚餐超出了预算变成RM5.80,
那八十仙就用零钱cover掉就好,真是万试万灵。

没有budget留给早餐那岂不是要饿肚子?
幸好上个星期买了一些干粮和牛奶放在家里,
凑着来吃应该也可以顺利熬过。
呜呜呜,怎么我会跟大家一样变成月光族了呢?

按照今年的resolution,我得去附近的健身房做运动才行。
那里的健身房有卖一叠十张的coupon,才RM50,非常便宜。
可是coupon上个星期已经用完了,
单次进入的话要给RM8,非常不值得。
所以只好改变策略去附近的polo ground跑步,
那边是免费的!哈哈!
可是几乎每一次去都给我下雨!气死我了。
跑了步之后,我就驾车去比较远的一间food court找东西吃。
一直提醒自己说接下来的几天就不要去那么远了,
走路去家里附近的煮炒吃就好,
因为车油也只能顶到我周末来回金宝罢了。
真可怜,连车油都得算好好。

看着一间间的档口,
日本餐竟然要卖RM10块多,怎样吃喔?
看到好多人都在喝汤吃饭,一个汤+饭要RM7,超出了预算。
虽然吃了很多天杂饭有点腻了,可是在foodcourt转了几圈之后发现最便宜还是杂饭呢!
有时我真的好奇为什么杂饭要用那么多心力去做去煮竟然便宜过那些面类。
面类在怡保可以去到RM5或以上的阶段了。
原本平时会选三样菜的,但因为要省钱,只能硬着头皮选两样。
RM3.50 get!省钱作战大成功!

啊,怎么今天装汤的地方空啦?
没有汤的话那我岂不是要叫水来喝?
那个拿着个平板电脑到处走来走去问客人要什么水的印度仔又来了。
今天我要喝什么呢?
其实穷的时候也没有…

我是公务员

Image
去年五月的时候,我拿到了公务员的工作。
在即将届满一年的当儿,
我想要写一下关于我是公务员的文章。

以前我们家的店请了一个原住民工人来帮忙,
每当有公务员面试的时候一定会拿假期下去吉隆坡。
有时回来就告诉我们说八十个人面试只选两个,
机会非常渺茫,一脸失望的样子。
我猜想他那么想进入政府部门上班是因为这个工是铁饭碗,
没有犯下什么特别大的错是不会被炒的,
偷懒顶多也只是记个过。
退休之后每个月还可以拿到养老金,
完全不用烦恼。

看似那么稳定的工作,我想大家都会很喜欢吧。
但其实对于华人来说,愿意进入政府部门打工的人还真的不多。
好像我的兽医局那样,大概只有10个华人兽医在里头。
原因是工钱真的不高,
而且太多繁文缛节paperwork,一些很简单的事情可以变得非常复杂。
例如想要拿一个Pengarah的签名,要有个cover letter,
Fax来fax去pass上去一层又一层耗个10天也不足为奇。
这真的需要极大的耐心。
反而自己开诊所当老板的话会更加自由,赚得更多。(华人的思想)

经过了一年的观察,我发现我其实还蛮喜欢当公务员的。
虽然有人说要settle down的话选公务员就对了,
但对于兽医来说,尤其是VRI的兽医来说,
Settle down的只是薪金/退休金的部分,
工作内容还是会走来走去的。
你们也知道嘛,我不太喜欢一成不变的生活,
有机会出去外面走走透透气真的很喜欢。
因为VRI算是一件实验研究中心,很多case都会送来VRI检验,
多事的Pengarah(Opppss)会要我们亲自下去农场检查。
这一年里去了砂拉越,彭亨柔佛等等的地方,
还参加一大堆的conference,
我觉得非常有趣好玩。

另外一个原因是身为华人的特殊身份在兽医局里上班,
会有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
就好比如在北霹雳有个疯狗症的防疫带,
为了要提高当地对疯狗症的认识,所以要去给讲座。
那里的学校都是华人居多,
所以我得以中选去当主讲人。
这么有趣的经验真的很喜欢。
因为华人比较少的关系,选来选去也只有那几个,
谁懂下次我有机会参与中国的燕窝计划呢?

第三个是我自己私心的理由。
跟马来人工作很多时候都有所谓的budi bicara(我喜欢这个词)
不可能的事求情一下有机会变成可能的。
好比如我之前在UPM的时候有个叫mobility fund的东西,
每个学生可以申请一次去…

来走一趟韩国实验室

Image
又是我啊!
两个月前我回了一趟硕士时期的韩国实验室。
这篇文章就带大家一起来看看我之前的实验室长怎么样吧!

回到待过两年的地方,
物是人非,有个senior还有一个labmate都已经离开实验室了。
反而教授旗下多了三名新的学生。
这样说我也可以算是他们的大前辈吧?
我可是第二个从这个实验室毕业的呢。
怎么看到大前辈还不下跪呢?哈哈!

在实验室转了一圈,发现实验室变得比以前窄了,
东西变得好多,冰箱也多了几个。
努力去找寻自己在这里存在过的痕迹,
还是会看到有些纸张上的字迹是我写的。
觉得好怀念。

除此之外,我之前在明洞逛街时志愿团体给的一棵来自独岛的植物,
还在实验室里健康存活着。
算起来这棵植物大概也有三四岁了吧!
看到junior在做着一个实验,
有些小步骤做错了,labmate纠正了他。
这让我回想起当年这个实验我们可是试了很多次之后才set up出来的,
所以这些小步骤也是因为有我之前的参与才变得更好,
让我觉得很骄傲。
而且看到知识能这样一代传一代真的觉得好棒啊!

然后他们就一起去吃晚餐了,
我就想起当年我们午餐晚餐都几乎一起去吃的。
时间一到大家就会告诉大家是时候去吃饭了。
然后大家就会拿起手机检查今天哪个食堂的菜单最合胃口,
(我们实验室附近有三个食堂!)
才一起走去的。
吃完了之后,有时还会去买咖啡或是买些小零食(ice cream)来吃,
真是享受。

这次回去的另外一个目的就是去见我的教授
虽然那时侯我还蛮不喜欢他的,
但那已经是多年前的事情了,早就释怀了。

以前做实验的时候有时会失败的,
这个时候如果害怕跟教授讨论其实大可自己窜改资料,
神不知鬼不觉地把论文交上去。说真的或许教授也不会发现。
可是那时却过不到自己那关。
所以就跑去找教授谈谈应该如何解决。
不知怎的,教授好像有一种魔力。
每次跟他谈了之后会发觉自己想到很大件的事原来是小事一桩。
整个人变得非常轻松,豁然开朗起来。
这次回去也一样,我跟他投诉说我们现在的部门资源不足,
很多东西都不能买,连要用的特制agar也没有。
怎知他说:
你怎么不自己调配呢?
啊!其实自己调配也不是说不可以,确实是行得通的,
是我自己没有想过可以如此而已。
他总是可以想到我想不到的地方,
其实他也不差对吧?

在毕业的时候其实教授是希望我可以出版一张paper才走的。
可是那时候把paper交上去给jour…

物质X

Image
这次的主题叫着《物质X》。
是这样的,以前我在念硕士的时候,
教授不知从哪里拿来了一个原料,
号称吃了之后会帮动物抵抗某种疾病。
因为这个project是跟其它单位合作的关系,
教授怕其它单位知道我们用了什么原料而捷足先登发表论文结果,
所以当我们把原料pass给他们时,就只是标下了物质X的这个词。
在每周一的lab meeting时,如果有实习学生在场的话,
也会用物质X轻轻带过,非常好笑。

很多人知道我是兽医之后,几乎都会问我说几时要开诊所,
好像除了开动物诊所之外就没有其它的选择了。
叫那些在卖药的,农场或水族馆上班的,情何以堪?
所以这次我要写一下兽医在实验室里的工作。

我现在在怡保一间叫VRI (Veterinary Research Institute)的地方上班,
是个研究动物疾病的地方。
因为政府工是随性分派大家去不同单位服务的,
所以那时候虽然知道得到政府工了,但不知道会被派去哪里让我紧张又担心。
我就是不想白白浪费掉我在masters学习到的知识所以才找工找了一年嘛。
但幸好最后他们有看到我的硕士资格,把我放在VRI里。
去VRI报到时,又因为告诉了Pengarah说我之前在硕士做的研究,
所以就进了bacteriology section。
其实在我找工的时期,有想过驾车去VRI问问看有没有职位空缺,
虽然最后发现得用网站来申请,
但寻寻觅觅最后还是如愿以偿进到这个单位工作,很开心很感恩。

之前的硕士跟现在的VRI都是在做着培养bacteria的工作,但目的非常不同。
硕士的时候因为是做研究的关系,所以我们得主动去农场收集sample,
对于有兴趣特定的细菌也有一套formula如何去培养。
在VRI就不同了,虽然说是研究所,但也有做diagnosis的部分。
别人会从有病的动物身上collect sample送来VRI,
要我们去diagnose看里面有什么bacteria。
这个真的比研究更考功夫!
因为有些bacteria需要特制的media才能生长,不了解整个case history的话,
培养到的都是些commensals/normal flora(不会造成疾病,维持生态平衡的细菌)。
这种results其实很难做出什么结论。

我之前修的硕士课程叫Veterinary Public Health,
说起来也是误打误撞选上的。
那时候…

真正的开年文

Image
2018年到了,我想要写写今年的resolution。
以前这些事情我还真的没有想过要把他公诸于世,
顶多收藏在自己内心的小剧场里。
但是我觉得有时就是要把resolution写出来,让朋友们都能成为我的监督者,
2019年就可以好好反省哪一项成功了,而哪一项又失败了,
我觉得是一个很好的学习,自省的过程。
希望新一年大家都可以朝目标前进哦。

1. 首先,我希望能post多一点东西上去social media。
至少一个星期一篇吧。
之前我都很介意别人如何在social media评价我,
post一段文字就想超久,很多时候想不到如何写就只post了照片,没有caption。
朋友有没有like我的照片呢?
回复留言也是:我的留言是否好笑?我的留言是否有意思呢?
因为自己太敏感了,东想西想,变得绑手绑脚,很不自在。
之前也认为只要朋友知道私底下的我就好了,网上世界不重要。
但也因为很少update在social media上,很多很要好的朋友都没有机会知道我的近况,
所以感情没有增进反而减退了,我觉得好可惜。
而且在网上写些东西之后也或许有更多的机会因为某些话题跟鲜少联络的人联络,是好事来的。
2018年, 我不想太介意别人的眼光,放轻松一点,尽情post吧!

2. 要写20篇部落格文章。而其中五篇一定要有兽医的故事。
明明是个兽医却很喜欢写些有的没的,这怎么可以呢?
也是一样,之前很害怕部落格公开给大众阅读,
但当我把这个resolution放上网后。。
发觉原来对我部落格感兴趣的人并不是很多,所以我更加可以放肆地去写了。

3. 要学好我的韩文。这次有机会回去韩国一趟发现我的韩文并不差,
只是最重要说话的那方面就差了一点。
希望能多看一点漫画,电影,书本等等的东西。
懂韩文这件事真的有很大的益处,
随便一个翻译的工钱都可能会有RM180/天,RM500/天,又或者200USD/天。
你说我是不是应该努力些?

4. 追求无肚腩的日子。
我没有希望自己的身材可以多好,但就希望没有/看不到肚腩。
因为参加了政府工之后,不小心养了一个肚子出来。
吃太多了,哈哈!
希望今年能继续保持有规律的运动习惯!

5. 读多一点。
这里的读多一点除了小说,或是其它种类的书籍之外,
也想读多一点关于兽医的相关知识。
因为我自己也知道一天只要抽出20分钟的时间来阅读,也会有很显著的绩效。

6. 追求内心的平静。
一个星期写一次日记吧。
之前…

收集狂

Image
新年快乐!
2018年一开始,当然是要依照传统写一下开年文啊。
今年的开年文我想写写自己的收藏品。
我其实还蛮喜欢收集东西的。
例如信件,明信片,报纸报导,旅游地图,门票,朋友送的礼物都会收在盒子里。
有时开始收集了一样自己喜欢的东西之后,看到没有完整的一套会心痒痒,
要到处去搜刮来完整自己的收藏。

大家知道我喜欢的漫画是金田一吗?
相比起柯南都是在说些比较科学性的杀人方法,偶尔死了一个人之后就很容易找出凶手,
金田一少年之事件簿的杀人案就复杂得多。
很多时候都会死至少三个人,死法也非常华丽,
金田一得解开一大堆的杀人诡计不在场证明才能找出真凶!

(炒冷饭)以前第一次看金田一是哥哥买回来的马来文版第一集。
那时候还小的我看了《歌剧院杀人事件》,
团员们因为要集训而住在小岛上,却开始发生了杀人事件;
舞台的吊灯不偏不倚地砸在表演者身上,当场死亡!画面恐怖到让我不敢睡觉。
有时觉得凶手应该是那个人可是揭晓时竟然不是,
被摆了一道不服所以就这样喜欢上金田一一直追看了! 关于纸品漫画,
我也很喜欢收集温馨的《我们这一家》系列。
但很可惜,作者出到21集就封笔大结局了。
比起樱桃小丸子,我们这一家让我产生更多共鸣。
家里的生活,还有花妈的事,很多故事都让我觉得作者有仔细地在观察和品味生活。
我承认,其实我部落格的写作风格有一点在模仿她!
当然也少不了我很喜欢的Snoopy啊。
我很喜欢买Snoopy的周边商品,
近来还买了一个橱窗来展示它们。
但要告诉各位,实体动物的话,我更加喜欢黏人的猫呢。
哈哈哈。
彩蛋时间:

野狗与山猪

Image
是这样的,
我其实也不知不觉写了有十年的文章,
有得意洋洋的作品时也会叫朋友来看看,
朋友看了之后有时还会称赞说写得不错。
既然写得不错,那想说有没有可能投稿去报纸上?
所以我就把我的一些文章交了给惯性投稿的人评价一下。
他说:‘我看了你的部落格,有点像日记哦。
你是兽医?那就好好写你在学习/工作中发生的小故事,与你的专业有关的,
内容可以跟一般人不一样呢!
若只是写公司里的龃龉事件,那就没什么看头了。’

嗯,好吧,
作为2017年尾的最后一篇文章,
这次就让我写写关于工作的有趣事件吧!(不服!)

近来疯狗症的关系我被派去了砂拉越一趟。
故事起源就要说到今年的七月有一对住在Serian的姐弟出现了疯狗症的症状,
发烧,行为异常,怕水等等,最后还死了。
这两姐弟原来在两到三个月前有被狗咬过,检查之后才发现是疯狗症。
之后又陆陆续续出现了更多的死者,
所以我们兽医当局非常重视这次的事件进展。

兽医局在砂拉越的受感染地区进行了大规模的打预防针行动。
主人们就带着他们的狗到当地的礼堂来打针。
那为什么还是要派西马的兽医们去呢?
因为不一定每一家都带了他们的狗来,
所以我们这次是去每家每户把剩下的狗都打上预防针,来组成一个免疫带。
这次的病毒很大可能是由Kalimantan那里传过来的。

到了Kuching附近的Samarahan区,
才发觉其实这个问题还蛮棘手,因为到处都可以看到野狗。
去那些Kampung时,路可以没有尽头一直出现更多的分叉路。
这些Kampung都是先有屋子才有路,所以很分散。
路也非常的小,只能一辆Hilux通过的宽度,很多时候还会遇到死路,
所以要reverse出去才行。
虽然不是我驾车,可是也搞到我有点头昏眼花。哈哈。

Samarahan区大多数住着Iban族和华人。
流程就是我们会一间间巡逻偷偷望下他们家有没有狗,
有的话就会下车告诉我们来的目的:
(喊)Aunty, aunty,我们是来自兽医局的。你家的狗打了疯狗症疫苗吗?
还没啊?还没就帮你们打咯!
虽然去了那么多家大家都非常愿意配合,
但有时也会遇到闭门羹,因为我们冒冒然地出现让他们提高了戒心。
有些以为打疫苗需要钱。
有些还以为我们是来捉拿他们的狗。

刚开始我们没有经验,全部人一起下车去了,
才发现那个住户的狗全部都冲出来一直吠我们,
吓到大家都跳上车上!
被主人笑说:Takut ma…